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江文化博客

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编

 
 
 

日志

 
 
关于我

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是广东省学术界和文化界对珠江水系及其地域文化进行跨学科研究和开发的新型学术团体。业务范围: 研究文化、策划咨询、文艺创作、人员培训、出版刊物、文化交流。

问计粤语区:“文化佛山”如何求索  

2016-01-25 11:54:48|  分类: 文化建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 南方日报 


问计粤语区:“文化佛山”如何求索 - 珠江文化 - 珠江文化博客
 

 
  从红水河顺流而下,西江穿过桂柳,进入梧州,在佛山三水与东江、北江汇聚,随后经高明流入珠江口,融入大海。这一路上的蜿蜒,也带着广西的劳动力和文化,流入珠三角,互通互融。
  谈起两广的共同点,语言成为了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在地域上,广西东部及南部与广东同处粤语区,这种语言上的相近催生了文化上的相似,并伴随着地缘的毗邻,促进着两广间的人文和经济交流——从对龙母文明的崇敬,到粤剧的传承;从古时粤商西上广西寻找商机,到近30年桂商东下寻求合作;从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的先试先行,到珠江—西江经济带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
  两广已进入历史上联系最紧密的合作共融时代。佛山作为《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所定义的珠三角一体化发展先行区,以及举世闻名的制造业城市,已经启动建设“文化导向型城市”,希望建成“创新创造活跃、岭南风韵突出、城乡服务均等、城市形象鲜明”的城市,在“经济佛山”这一闪亮名片的基础上打响“文化佛山”的品牌。在这一过程中,广西城市文化发展的哪些经验值得佛山借鉴?佛山如何既输出产业也输出文化?
  同声同气
  古城楼上的粤剧传承
  即使没去过广东,柳州市委宣传部的80后公务员郭英也深刻感受到这些年粤语文化的影响:“看香港电视剧,听粤语歌,包括晚上去潮汕砂锅粥店吃宵夜。”而梧州“花样宴荟”餐馆的服务员张雪,已习惯了在客人点菜时推荐炖汤,这一带有浓重广东味的餐饮。
  在饮食方面,建制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柳州与梧州早与广东有相融之处。柳州饮食文化博物馆内,除了特色的螺丝粉、三江油茶的展示,还专门介绍了广味粤菜对柳州饮食文化的影响——“南来的广东人带来了清淡爽口、细腻味道的广味粤菜,诸如白切鸡、八宝冬瓜盅、白云猪手、清蒸鲈鱼等名菜早被柳州人所喜爱、接纳,并加以改良。”往往只是一味白切鸡,瞬间就拉近了两广的距离。
  事实上,粤语文化与当地的交融不止于此。每周五晚上,有600多年历史的柳州东门古城楼内,戏台搭上,水袖甩起,就这么咿咿呀呀地唱起了粤剧。“女性为驸马,教我如何定得神……”台下,70多岁的老人黄茂生一边听戏曲,一边跟着哼台词。从湛江来柳州工作定居近30多年,黄茂生每周都会准时来到东门戏台等待折子戏的开演。
  而在广西北海的北部湾公园内,只要不是下雨天,总有一群50多岁的粤剧爱好者,穿着平常的衣服,却捻着正宗兰花指,跨着马步,低吟浅唱。这样的场景,在几百公里之外的佛山祖庙万福台、高明区文化馆也时常上演。
  作为中国四大剧种之一,粤剧从兴起之际,就为广东、广西所共享。光绪年间,粤剧传入梧州。彼时,广东粤剧红船班经常来梧州演出,随后又溯江而上向南宁、百色和柳州等地传播,使粤剧成为广西拥有众多观众的一大剧种。
  与自发的民间爱好相比,梧州作为广西最靠近广东的城市,更是把粤剧办成了节会。2015年10月,梧州举办了2015年第二届广西(梧州)粤剧节。开幕式上,广州粤剧院的“大佬倌”们应邀献演了大型传统粤剧《黄飞虎反五关》,红线女大弟子欧凯明、得意弟子苏春梅等粤剧名伶亦参加了此次粤剧节。两天的折子戏展中,包括玉林、北海、柳州、南宁等地方粤剧团轮番上演好戏。
  佛山市政协委员、作家赵洪认为,佛山建设“文化导向型城市”离不开对传统文化的提升。“梧州面向广西举办粤剧节所展现出的胸怀与理念,值得佛山这一粤剧发源地借鉴”。
  同根同源
  西江孕育粤语文化区
  年关将至,乘坐高铁前往广西,相似的车厢是不一样的语言氛围。在发往南宁方向高铁上,普通话已成弱势语种,与广东话无差的梧州白话、语调更沉的南宁白话、被当地人戏称“更白更土”的玉林白话,大杂烩似的“挤满”了车厢。而在发往桂林方向的贵广高铁内,普通话中夹杂着音调更高的桂柳官话。
  然而,就算处于桂柳官话的语言区中,和柳州人聊天却能不时听到几句熟悉的白话。“癫公癫婆”这一本是骂人的话,在柳州却成了夫妻间的爱称,至于好朋友、好姐妹之间也会互称“癫公”、“癫婆”来表达亲昵。粤语流转到每个地方,同一个词语,或是保留原意,或是淡化变味,但却如同一道印记,折射出这些地方的历史渊源。
  梧州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主任、梧州学院西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曾强曾经专门考究粤语的形成和传播。秦征服岭南后,岭南地区设桂林、象、南海三郡。汉初赵佗南越国一统岭南。汉武帝平定南越国后,也就是在古广信今梧州和封开一带设交趾部,为岭南首府,管辖岭南九郡。也就从这里,随着汉人与百越人的进一步融合,中原汉语不断地吸收接纳他种语言,形成早期粤语。
  广西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建平则认为,粤语虽以“粤”命名,却发源于西江中部的广信,是汉族移民从中原带来的“普通话”,即由汉“雅言”与越族土著语言相交融而保留古汉语成分较多的一种方言。
  由此亦可证明,语言传播与江河有关,地域文化即水文化。与其他流域文明一样,两广人民在珠江、西江两岸的繁衍生育,造就了有情感纽带的西江文化,形成了由语言牵起的粤语文化区,包括现今广东和广西的东部及南部地区。
  在李建平看来,西江文化属岭南文化范畴,也是岭南文化的源头之一,是一个博大深邃的文化体系。
  值得关注的是,西江沿线的广西城市高度重视西江文化的发掘和提升。以柳州为例,其从2012年开始打造覆盖县区的博物馆群,并设立专门资金大力扶持民间开办博物馆。目前全市共有各类博物馆54家,其中民办博物馆37家,类别有工业、农业、服务业等生产生活的多个方面。走进这些博物馆,藏品犹如会开口说话的历史一般,如作为国家4A级景区的柳州工业博物馆,就向各方来客再现了柳州从清末到如今的工业发展史。
  在赵洪看来,与柳州对传统文化的充分展现相比,高明还有不少历史文化的遗存和闪光点有待发掘和传播。
  而资深时事评论员龙建刚则认为,柳州作为工业城市在文化传承发展上的实践,可为佛山传递工业文明形象,以及找到政府和市场文化传承的合力方式提供借鉴。“深层次研究和传播佛山特色文化,可为‘文化佛山’建设创造良好的民间氛围,促进文化建设和文化创意产业成长。”
  同煲同捞
  粤商西进与桂商东下
  初冬的北海铁山港,海天一色,宽阔码头上,除了正在忙碌作业的重型机械,还堆满了沙土、铁矿石等原材料,而这些都是为了距离港口不到一公里的诚德集团而准备。
  2009年走出高明,开始在北海布局的诚德是佛山较早布局广西的企业之一。北海的资源禀赋,是诚德最为看重的因素之一。“6年前经济危机促使诚德转型,北海低廉的生产成本和便捷的临海物流恰好为我们转型提供优势。”诚德集团副总裁邓伟健称。
  从印尼运来的铁矿石在铁山港卸下,就近加工,再通过汽车和轮船运至高明进行再加工,销往佛山乃至全国市场,“如此一来,物流成本和原料成本都大大降低。”邓伟健说。而一选定在北海建厂,北海政府的热情也出乎邓伟健的意料。在政府的帮助下,诚德新材料项目一期工程在2010年9月动工,历时仅13个月,更享受到几乎整个铁山港区的资源倾斜和政策优惠。
  交通方便、语言相通、饮食相近、政府积极,这些因素让邓伟健愿意长期驻留在北海。而闲下来时,他还会与朋友相约在北海喝个早茶。一笼干蒸、几个生肉包、一碟凤爪,用小巧蒸笼装上,配上功夫茶……这不仅在北海颇为流行,溯西江而上,南至北海,北至柳州,喝早茶已逐渐成为一种时髦的生活方式。而在从前,桂柳地区的人们都是以一碗粉来开启一天的生活。
  除诚德外,平洲电子、雄塑、新中陶、金舵等佛企也纷纷西进,为当地贡献就业、财税收入的同时,也向广西输入了商业文明。
  广东企业西迁找商机,广西企业亦在往东寻找资本。2015年7月31日,梧州茂圣茶叶董事长苏淑梅在广东股权交易中心敲钟,几下声响,背后却代表着粤桂资本的又一次新合作——这是自2014年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与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所出现的第一家完成挂牌和融资的广西企业。
  作为老一辈梧州人,苏淑梅的普通话讲得并不流利。但从第一次接触广东股交中心至挂牌并完成第一轮融资,苏淑梅说仅用了几个月时间,“效率超乎想象。”语言上的相通,如同给苏淑梅吃了一粒“定心丸”,“很有亲切感,而且生活和经商习惯都很相像。”广东的资本市场也没让苏淑梅失望,A轮投资方即为广东公司。
  这种两广之间的商贸往来早已为常态,“行政上虽分为两广,但实际上文化的渊源、文化的血脉是不可割裂的,依然维系着两广的文化联系和经济往来。”曾强说。
  而未来,两广又将如何推动合作加深,传承西江文化?在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陈鸿宇看来,随着珠江——西江经济带的建设推进,要素的自主充分流动将淡化两广的行政边界,使企业成为区域合作主体。“将有更多的佛山企业走出去,既为广西带去产能和财富,也会带去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管理经验,进而推动两广的经济文化交流,以及产业升级和产业经营思维转变。”陈鸿宇说,而对于政府而言,最重要的是搭建好平台,进行适度引导。
  以高明为例,“梧州、北海土地便宜、市场成本低,会吸引高明企业前往,这是市场的理性选择。”陈鸿宇说,高明可借“走出去”企业所带来的经济联系,继续发挥其在不锈钢、纺织等方面的优势,打造更有核心竞争力、能体现高明价值的产业。
  延伸阅读
  水为财,西江上的生意经
  近日,北海商人郑远剑登上了从北海开往广州的动车D3648,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广东了。为了开发钦州陶瓷品牌,这次郑远剑的目的是到佛山寻求合作伙伴,“佛山陶瓷在文化价值这方面的挖掘很值得我们学习,尤其是电商运营这块。”郑远剑说。
  郑远剑只是桂商的一个缩影,如今广西人东进广东寻找商机已成为常态。但在百年以前,却是粤商沿西江而上。彼时,在通联两广的西江上,谋生计做生意的人们,奔走于沿江城乡,货畅其流,千舟竞发。一条河流,穿越百年时光,记载着文明的衍生,更推动着两地商业的繁荣。
  河流打通东西商路
  傍水而生,如同其它流域文明一样,珠江西江以水孕育了两岸,带动了航运的发展和商贸往来。1907年,经清朝廷批准,南宁开辟为沿江通商口岸。当时,在南宁西门外沿江一带,商铺林立,街巷或垂直或平行于江岸发展,与街道对应的沿江码头成为南宁城区最繁忙的码头,江西会馆、粤东会馆、两湖会馆等外地商人会馆均集中在这片区域。
  而在这片区域中,粤东会馆可谓历史最悠久。根据《广西风物志》记载,两广拥有着全国第二大航运河道西江作为主要通道,珠江具有航道意义的河流有937条,纳入西江的就有748条且覆盖粤西及珠三角地区。
  流淌在两广的这一地理水路网络,顺理成章地打通了东西向的贸易商路。根据广东《南海栈行》一书记载,清道光年间,常年往返于广西大湟江口与南海、番禺等地的货船有400艘左右,年货物总运量达5000吨以上。高明与鹤山每年亦有近20艘船到广西桂平江口镇运花生油,每船少运者二三十万斤,多者达五60万斤。具有良好通航条件的桂平江口镇当时成为各地土货云集处。
  尤其在民国初期,从商品输入业务来看,湘、赣、滇、黔诸省输入广西的份额,只占总输入量的20%,而经粤商之手从粤港输入广西的货品,通常占80%以上。
  文化相近推动粤商大举入桂
  水运带动了两广的经济往来,更引入了大量粤商西进。在南宁规划馆中,广东南海人开设的“大盛祥”、广东艺人开设的“广州照相馆”,这些昔日店铺已成为南宁的历史记忆,“也从侧面反映了广东商人对广西的商业影响。”梧州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主任、梧州学院西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曾强说,明清以来,沿西江,大量“老广”迁徙至广西,从事经贸活动并定居谋生,以至广西流传着“无东不成市”的俗语。
  至晚清,粤人入桂的规模较明清时至少扩大了5倍多,并凭借其雄厚的资本和丰富的经验,投资经营着广西城镇中的各主要行业。以梧州为例,当时四大富商中有三个均为广东人,其中经营平码行的富商黄泰初来自广东南海。“民国初期,粤商在桂实力仍雄踞榜首。”曾强说,据统计,民国初期广西各地的商会,广东商人占绝对多数,且几乎包揽了所有会长、副会长之职,其中又以顺德、南海、三水等佛山人居多。
  这一认同感亦延续至今,在珠江-西江经济带的合作中,广西也正积极推进着与广东的合作。在南宁牛湾港口作业区里,南宁港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覃睿正在筹建以家居建材、家电为主题的标准物流仓,希望通过西江“黄金水道”和公路运输的衔接,加密与佛山等珠三角城市的贸易往来。
  而处于西江黄金地段的高明,正成为新时期续写西江“生意经”的重要使者。“西江高明段长度长、江面宽、水深条件好。”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陈鸿宇说,高明的优势使其向上可连贯南宁,往下可以作为直通珠江口的重要渠道,直达广州港、香港维多利亚港。“随着多年经济积累和综合交通网络日益完善,高明可成为两广商贸外来、文化交流的枢纽之一。”
  两广合作背后的文化推手
  评论
  像两广之间这样紧密的商贸往来,在经济发展中并不算特殊。毕竟,资本为追逐利润而生,有商机的地方自然有资本的流动。但相比起纯粹的资本流动,两广之间又因为语言多了那么一种特殊的纽带。这种语言文化上的相近,好比一种催化剂,不需等到觥筹交错、酒酣耳熟,便有底气称兄道弟,让买卖一拍即合。
  在英国学者戴维·克里斯托尔的理论中,语言有七种身份,包括物理身份、心理身份、地域身份、社会身份、种族及国家身份、语境身份和风格身份。克里斯托尔认为,这几种身份最直接带来的是一种地域认同感和社会认同感。
  地域认同反应在经济上,其中一个表现就是经济带划分,相近的地域折射相同的生活和经商习惯,衍生出各类经济带及合作区。而另一方面,相比起利益联系,社会认同带来的归属感使两地之间的联系更具有稳定性。社会认同是社会成员共同拥有的信仰、价值和行动取向的集中体现,本质上就是一种集体观念。
  而这种集体观念也早已渗入到两广人生活的各方面。在南宁,随手招一辆的士,只要用广东话开腔,的士司机很快会打开话匣子;在梧州,街道报摊上的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入耳的粤语,都让人有种在广东的错觉……南宁国际会议展览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兰铁民记得很清楚,上世纪80年代广东足球队来广西集训时比赛,前来观战的南宁人民直接拉出横幅——“广东队加油”,“两广本来就是一家。”兰铁民说,从祖籍溯上,目前南宁人中多数祖辈都是从东莞、佛山迁徙而来。

  这种“同根同源”折射到今日,则是大量桂人入粤。特别在改革开放后,广西人来广东“捞金”、长长见识的想法,为广东输入了大批的青壮劳动力。根据佛山市人社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2015年,广西籍务工人员总量均保持在20万人以上。按佛山市人社局的说法,其中2010年——2014年广西籍务工人员数量虽有所下降,但至2015年广西籍外来流动就业人员上升至23.35万人,占外省劳动力总量的21.5%,占佛山全部外来就业人数的14.5%。
  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随着两广合作紧密,两地间的人员往来也更为密切。
  统筹:叶能军 撰文:蓝志凌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